王国纪元(Lords Mobile) 今日: 8    主题: 12783

总数:#15

发表帖子

[讨论区] 连载:王国纪元一一1国王的一天,2小猪佩奇

精华 [复制链接] 14/700

#11
發表於 2018-10-17 20:49:46 | 只看该作者

 


 

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王国纪元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Wonderful UU 3
 
 
 
我们为什么不能堕落?这是劫,劫数难逃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——BLACK DAY
 
 
1.
 
当几个士兵冲进熔岩山洞时,他们发现一个美丽的女人秋水般安静地坐在一块青石上,禁不住发出一阵欢呼声。
这群7YA联盟的士兵,走过无数的险滩沟壑,跨过层层的峰脉和崎岖的山路才找到这里,终于有了收获,喜悦自是难以自抑。
按照惯例,他们四处搜寻,确认没有其他人后,一名士兵走到这个女人面前,大声质问:“你是谁?”
女人轻合双目,对士兵置若罔闻,竟仿佛他们不存在一样。
士兵有些被激怒,他举起刀,却被对方一种莫名的气度阻挡,他最终做出决定,喊他的上级来看看。
胖虎是这支队伍的总指挥。他一想起这次任务,便牢骚满腹,身为7YA联盟名声赫赫的大将军,应该在战场上叱咤风云,谈笑兵锋,却被派到这荒凉的熔岩地寻找所谓的两个女逃犯,居然还是女的!
当他闻讯赶到山洞,女人才露出明亮眼眸,第一句话就是:“你是泡面、土豆、还是胖虎?”
胖虎顿然失色,他俘虏见得多了,这么有派头的还是第一个,口气也不是一般的大,这三人都是7ya联盟的顶尖人物,这个女人竟然对自己联盟这么清楚。莫非,她是……
“我是胖虎,”他露出难有的和蔼态度,又想起国王的任务是抓捕两个女人,便问,“还有一个人,她去哪了?你应该不会骗我。”
女人笑了,“另一个已经跑了,你们不必追,密道已经封死,我跟你走。”
“你为什么不跑?”胖虎的眉宇凝结起疑惑。
“因为我想见lonlybo9。”女人气定神闲地站起身,她看胖虎的眼神,竟仿佛是他的统帅。
 
“这么说?将军只抓到了一个人。”lonlbo9是在自己的书房说这番话的,书房内还有一位扶着手杖,身披蓝色风衣的长者。这长者叫老寒,王国著名的外交家,见多识广,擅长谋略,7YA能够和Mnn、M9L、MS3等众多联盟团结在一起击败AX6正是此人在几个联盟游说权衡,居功甚伟。
lonlbo9显然对胖虎有些失望,当着客人的面,话语间不留情面,带着嘲讽,但当他看到那女人踩着地上的银狐地毯款款走来时,脸色顿时变得舒缓明亮。
她蓬松的低盘发型在额头上中分开,露出白皙精美的面孔,浓密的波浪长发错落有致地层层盘起,只及肩头,赤裸的双肩披着蝉羽般的轻纱,全身不着珠光,一袭贴身的水纹长裙衬托出柔美的体态,一张红艳欲滴的嘴唇加上偶尔飞上面颊的绯红,让Lonlybo9喜不自胜地走上前去,情不自禁地托起对方纤柔的手,“是谁把这样一个美人送到我的面前。”
女子转头看了一眼胖虎,将一阵香风送到lonlbo9的鼻端,“多亏了胖虎将军一路照顾,原谅我还没来得及道谢。”
“自家兄弟,不用说客套话。”lonlbo9趁机把目光肆无忌惮地扫在对方的粉颈。
胖虎在旁轻轻出了口气,他早摸准国王的脾气,将女子苦心打扮了一番,看来功夫没有白费。
“听说你要见我,”lonlbo9笑意吟然,“这么说你是甘心做我的俘虏?”
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我又能逃到哪里去?”女子抽出手,在lonlbo9手背上轻打一下,“更何况我若逃走,心中的疑问就没人能够解答了。”
“你想问什么?”
“我和UU在熔岩洞,行踪隐蔽,请问陛下,是谁告诉你的?”女子态度温和,语气轻松,仿佛只是问了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问题,她把控谈话的技巧非常娴熟,只有在这样平和的气氛下,才容易将某些人内心地秘密不自觉地问出。
“还是可惜,为什么你要放走UU,不和她一起来见我。” lonlbo9不无遗憾地说。
“女人是个奇怪的动物,有时会莫名地妒忌另一个女人,我这么说,陛下认为合理吗?”
“尤其是漂亮的女人!” lonlbo9理解地点了点头,“那里群山陡峭,山另一侧冰雪终年不化,野怪众多,人兽不行,你故意放走她,既不用背上加害之名,却又让她很难独活,将来把罪名推到我7YA身上,啧啧,果然是才貌出众,胆识悄佳人。”
“陛下过奖了。”女子的态度温和如常。
lonlbo9转脸望向老寒调侃道,“敢问寒先生,我该如何处置这个美人呢?”
 “这是陛下的家事,老朽不便多言。” 老寒仿佛洞悉似的,满布风霜的脸庞不动声色,“我来只是与陛下商议将大奇观和平移交M9L联盟一事,此乃盟约,陛下定会遵守诺言。至于其他的,老朽既不知道,也没看到。”按照先前会盟约定,大奇观分别由几个友盟占领,轮流当国王,利益共享。
真是个老狐狸!lonlbo9心中暗骂,嘴上却说:“先生有所不知,人生最痛苦的不是一无所有,而是拥有了一切,然后再一无所有,这国王一旦当上……”
老寒笑吟着:“这个似乎用来说BLACK DAY更合适。”
“好吧,我会依约。”lonlbo9最后无奈地说,“不管怎样,7YA欢迎你---糖糖,至于你的问题,可否介意晚间和我单独密谈。”
老寒飘然离殿后,lonlbo9突然瞪了胖虎一眼,“那个逃跑的UU,务必抓获。”
胖虎面有难色地说:“正如陛下所言,UU很难独活,再说抓捕这种小事……”
“我派我最宠信、能力最强的大将军去抓一个人,你怎么会认为是小事!”lonlbo9气恼地打断胖虎。
 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2.
 
“这么说,你除了自己的名字,什么都不记得了?!”QAQ大声问着UU,
UU闪动着眼眸,双手捧着头,露出苦痛的神情,“我本应该记得许多,但就是想不起来。”
“你们别再问了。”BABY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,又不无担心地说,“她身体刚刚康复,不要逼她。”
“你怎么会说中文?”QAQ心有不甘,按照计划,他们本打算问出UU的下落,将她送回家人,也许能给联盟领些酬金。
“我也不知道,看你们说,我自然就能说出来。”UU一脸无辜的表情。
“好了,好了,让她休息一下,都问了一个上午了。”BABY下了逐客令,和大家一并走出帐篷。
“看来,我的轮椅用不上了。”花意无可奈何地说,不知怎么,听花意这么说,BABY心里突然升起一些莫名的快意。
入夜,帐篷外升起一团篝火,UU和BABY并膝而谈。
“这么说,你一直在这里生活。”UU开始好奇眼前这个身上散发着中药味的人。
“听人说,外面的世界很大,但盟主M4说外面也很危险,他和凉凉创盟后经常出去,却让我们老实呆在这里,说这是为了我们安全。”
“我怎么没到他们两个。”
“他俩实力强,经常出去考察啊,狩猎,甚至参加猎魔,”BABY支吾着,他怕吓到UU,将做土匪的事情隐瞒下来。
“你们上当了!”UU欢笑着,“他俩一定是怕你们明白了外面的精彩,就不愿意再呆着这里了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外面很精彩呢?”
“虽然我想不起来,但我就是知道。”
“等你康复好,能记得全部有趣的事情,告诉我好吗?”
“好耶。”UU笑脸如花,看得BABY心头一荡,然而只转瞬,UU又露出苦闷之色,BABY随之而忧,“怎么了?”
“要是我什么都记不起来怎么办?”UU蓝眸中忧郁搅得BABY心中一池涟漪。
“放心吧,你一定会好的!”BABY生怕她气馁,故作自信地说,其实他也不知道究竟UU会不会好起,也许只是他不愿看到UU伤心的样子才会这样盲目。
一阵恬淡婉转的短笛声从夜色里传来,静夜里宛若天籁,袅袅动情,UUBABY相视一看,循声寻去,在不远的空地,月光下,花意正举着紫色的月精灵短笛陶醉地吹奏。
“真好听。”UU喃喃道,“仿佛天空孤独的飞鸟。”
“确实好听,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。”BABY神色轻松地附和,眼里却有一片不易察觉的妒火。
 
 
 
3.
 
黑暗巢穴。
它高耸的入口,发出淡淡的幽光,在漆黑的夜里,显得诡异而无情,四周仿佛禁地般死寂,倘若没有爱娜希女神的庇护,是不会有人胆敢挑战这里的。
BLACK DAY一人站在原野,风瑟瑟吹过,草从发出窸窣的惊恐,他的身体在无尽的原野上显得是那么的孤独、渺小。
他一直都不明白,自己不贪财、不好色、实力雄厚、作战英勇,为什么还会一败涂地!
被封为奴隶后,他像一位不知疲倦的战士,见到王盟的人就打,永不停歇!永不!别人都说他疯了!
是的,我是疯了!他暗想,但和做一个摇尾乞怜的太平狗相比,他更愿意做死在征途的虎豹,哪怕这路上无数荆棘和坎坷。
他也去过猎魔盟、俄罗斯雇佣军盟寻求过帮助,但都被无情地拒绝,如今他势单力孤,大奇观似乎离他越来越远!而他身上的耻辱将永远不能洗刷!
我要战!
他的内心在嘶吼,对于一个战士而言,在明知道失败的结果后还要战,才是最痛苦的。
那是怎样的绝望,暗无天日!
他终于走进了黑暗巢穴。
 
BLACK DAY很快发现四周被无数地阴影笼罩,那些被魔法控制的怪兽发出令人胆寒地恐吓声,他们跟随者BLACK DAY移动的脚步将他四周围成一个移动的圆圈,却始终保持相同的距离。
BLACK DAY扬着头,脚步丝毫没有放慢,露出不屑一顾地神情,他曾经率领士兵无数次攻占这里,杀死过无数的魂灵,腰间宝剑血几乎未曾干过。
他终于走到巢穴的最深处,一块巨大的灵魂裂石仿佛被蓝色的闪电劈中,中间裂开,但有保持着完整。
BLACK DAY!”一个毛骨悚然的声音在洞穴里震耳欲聋地传来。
“我来和你做交易!”BLACK DAY面无惧色地说。
“你妄想!”那声音愤怒地吼叫,无数细小的山石被这声音振落,坠到BLACK DAY四周,“你杀死过我无数勇敢的魂灵,我要将你碎尸万段!”
“你若不同意,我会杀死你更多的士兵!”BLACK DAY冷傲不驯地说。
那声音沉默许久,终于开口:“你想怎样?”
BLACK DAY眼里开始燃烧:“我要你的契约魔物。”
“哈----”那声音充满着狂躁,“我需要你的灵魂!”
BLACK DAY想了片刻,木然走上裂石,将手放在山上锋利的边缘,一股鲜血从掌中流出,被吸入裂石,那裂石立刻从裂缝处崩射出红色的光线,光芒越来越亮几乎照透整个山洞!
“灵魂,”BLACK DAY最后说,“我给你!”
 
(全文暂完)
 
 

 

个性签名
很喜欢的游戏
#12
發表於 2018-10-22 15:41:51 | 只看该作者

主标题:基于《王国纪元》创作的短故事
作者:王国:402 Clondare   联盟:QZM   角色名:Uubaby19  
 
 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国纪元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糖糖
 
 
多少年后,讲故事的人,得不到事实和真相,
他(她)只能相信美好。
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小米(Mnn联盟)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.
 
7Ya联盟的城堡在无数雄浑的方型大理石基上拔地而起,宫墙厚重巍峨,殿宇气势恢宏,尽显王者之风,几顶如童话般的梦幻塔楼直耸云霄,傲然屹立,分别由联盟身份最尊贵的王侯居住。
拂晓时分,晴朗又寒凉。
糖糖走到露台,倚栏远望,她穿着薄薄的白色亚麻罩衫,轻风中荡起层层波纹,霞光在她身上泛起迷人的光晕,惊若天人。
在昨晚的欢迎晚宴上,她风采夺目,气势如虹,终于折服了所有的王公大臣。
记得当晚,lonelybo9坐在可以容纳36人同时聚餐的椭圆形餐桌正位,他用黄金制作的勺子轻轻地敲打着席前的葡萄酒杯,让大家安静。
“亲爱的克瑞丝,我这的宴会如何?”lonlybo9的神态颇为自得,他对这次晚宴十分满意,御厨没敢违背他严苛的命令,他们的确做到了最奢华的餐具,最精美的食物,最香醇的美酒。其中某些珍馐美味他自己都是头次吃到。
糖糖如今的名字叫克瑞斯,这也是她和lonlybo9约定好的秘密,她头发编成许多精致的彩色圆环,像是长满了华丽的蘑菇,身着银色流苏的裹身礼裙,风采迷人。这种穿戴笨拙的长裙由光滑的丝绸布做成,先要缠在腰间,再从腋下绕过后背到另一侧肩上,再像裹婴儿一般将全身包裹,却还要将流苏分层排列在身上,只留小腿露出,这服装一旦穿上,就只能碎步蹒跚,保持仪态,向来只有王后才能穿这样的礼服,因此她一出场,便引起了众多王公们对这一陌生女子的纷纷揣测。
真是天生尤物!就是用一个麻袋挖个洞,套在她头上,也是美极,lonlybo9心中暗想,眼神却故作轻松地期待着糖糖的点评。
糖糖轻笑道:“比起您伟大纯洁的情谊,这美食佳肴还是不及万一。”她的开场白首先引得众人一片好感。
“单就食物而言,晚宴的头盘营养汤是鹧鸪肉汤,固然鲜美,却应该用只有两个月的雏鸟才没有腥气;芝麻三文鱼的肉配绿色生菜,其中的芝麻不够饱满,香气寡淡了许多;柠檬萨芭雍里面的白兰地要用樱桃酿造的才是最佳,更不要说牛肉配节瓜居然用的不是牛柳,软嫩明显不足,至于迷迭香汁番茄彩椒”糖糖看到lonlybo9的脸色越发难看,他垂目低首,伸出左掌,做出乞饶的动作,便话锋一转,“但那些都是亡国之君干的奢靡之事,您乃英明圣主,自不可与此相比。”
“正该如此!”lonlybo9好不容易找到台阶下,尴尬之中急忙转移话题,“你如何看待402王国情势?”
402王国初立,人员鼎沸,联盟众多,本是一片大好河山,”糖糖不无遗憾地说,“但AX6联盟当道之时,横虐四方,欺压弱小,动辄屠盟,导致王国战事频发,人心涣散,人数急剧减少,此乃国之大患。”
lonlybo9点头,“你有何良策?”
“如今,AX6联盟彻底被击败,正当外修盟好,内练研发,修生养息,藏富于民,方为国策;如今各盟关系错综复杂,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,当以和为主,无为而治。至于王国内小规模的抢劫活动,不必深究,所谓忘战必忧,让将士们保持适度的紧张感也是很有必要的。”
真是不可思议的女人!lonlybo9不禁被对方展示的真知灼见折服,“不知我美好诚挚的善意能不能留下尊贵的您。”
“我来这里,本就是给您送礼物的。”糖糖目光充满情意般看着lonlybo9
“什么礼物?”
“送您一顶白礼帽。”糖糖娓娓轻语。
“白礼帽?”lonlybo9思忖片刻,终于不顾礼仪地放声大笑,“哈哈,我本为王,再加一个白礼帽,那就是皇了!哈哈哈,皇帝!----我喜欢这个称号。”
 
一阵军马的躁动声将糖糖从遐思中带回现实。
城门大开,胖虎将军带领着骑兵部队鱼贯而出,城外聚集了无数连夜征召来的民工,按照要求,他们正在建构一座“法老迷情”的外城,那里将有王国最好的欺诈师和从诡异森林召唤的小恶魔负责研发,未来的传奇魔炮、射手军团将在这里诞生。
运送石木材料的民工们见到骑兵,自觉闪出一条通道,胖虎率领的是清一色的黑甲精骑,为了民工安全,他刻意放慢了行军速度,小心翼翼地穿行。
待至旷野,胖虎做了个整队的手势,十几面绣有猛狮盟徽标记的战旗立刻高举,队伍排成两列,人马吐气如烟,他轻喝一声,率队纵马疾奔,一时间只听得蹄声喘急,溅得路上白露飞舞如雾。
 
 
 
2.
 
    QZM联盟的人逐渐喜欢上这个散发着异域风情的少女了。
天刚亮,UU便和老干妈一起,为联盟准备一种新鲜的食物——熟奶酪,她戴着白色的水獭皮帽,穿着崭新的獐皮袄,下摆是红、蓝、绿纹呢子裙,袖边镶着一圈红彩式氆氇(一种羊毛编制的纺织物),领口和裙边则是金钱豹皮纹,俨然一副高原牧民的装束,满脸皱纹的老干妈和UU将做好的酸奶倒在煤火炉上的铁桶中,小火加热,用木勺不停搅拌,只需等水分耗干,再放置到木格中,晾干,美味醇香的熟奶酪便大功告成了,温暖的帐篷里不时传来UU的笑声。
“现在她和咱们也没什么两样。”BABY在和花意正在附近不远处搭着木架,他和花意要为UU做一个新的毡房。
“她终究不属于这里。”花意好意的提醒在BABY听来却有几分刺耳。自从“月精灵短笛”事件以来,BABY总觉得和花意之间有某种隔阂,是那种情敌之间才有的情绪,虽然这并未影响到两人的友谊,但某种程度上,却让BABY心中烦闷。
必须要把事情说清楚,以免更大的误解和伤害,他这样想到,便开门见山又试探性地说:“要是能有一个这样的老婆也不错呢。”
花意吃惊地看着BABY,显然没想到对方说得这么直接,“她太娇弱了,像温室的花朵,固然很美,却无法在这里长期呆下去。”
“难道你不喜欢吗?”BABY盯紧花意的双眸。
花意像是勾起了心事,眼神变得遥远,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倩影,“我自然有喜欢的,却不是她。”
    远处的花草随风低腰,一个英姿飒爽的骑士出现在视线当中。

花意揉了揉双眼,才发觉不是自己的幻觉。
苏夕一身铠甲,纵马轻跑,直奔而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“女武神,别来无恙,”花意心神荡漾地迎上去,他注意到苏夕马上还爬伏一伤者,相必是她抓的俘虏,“你可是来讨要金币的吗?”
“你们可将金币准备好了吗?”苏夕笑道,脸色苍白,话毕,一头从马上栽下。
“我受伤了,”苏夕在被花意及时接住后,气息喘弱,“马上还有一人,你们盟的凉凉。”
待将苏夕晚些,众人在她口中知晓发生了什么。原来盟主M4和凉凉出去参加猎魔盟的车队,巧遇苏夕,相谈甚欢,便约来一同回盟,却不料遇到BLACK DAY,三人实力不足,只能放手,但BLACK DAY不知用的什么武器,在魔盾护身的情况下,依然能够攻击他们。凉凉重伤,苏夕和M4也相继受伤,M4故意辱骂BLACK DAY让他追击自己,苏夕这才将凉凉安全带回QZM联盟。
“BLACK DAY真是可恶!”花意怒骂道。
“哎呦,”老干妈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多了,“这下咱们这里更要忙了,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伤员。”
“恐怕我们这里会越来越不安全了。”BABY不无忧虑地说道。
 
胖虎突然叫停了部队。
经过长途的奔袭,他已经绕过雪山,到达QZM联盟附近。
他策马走向队中,马鞭指着其中一位骑士,怒喝道:“你出来!”
“还是被你发现了。”一阵清丽的笑声传来,一名化装成骑士的女子从队列中缓缓走出。行诗,M9L联盟的公主,派到7YA联盟的贵宾。为确保友盟的牢固,结盟各方互派重要王室成员,名为贵宾,实为人质。但这个行诗自幼精通礼乐,加上能言善辩,温柔贤美,深得众人喜爱,在7Ya联盟一直受到厚待,这个公主对行军打仗情有独钟,和胖虎、土豆等大将尤为交好,经常向他们请教战事,在胖虎眼里,她将来必能成为贤明女王。
此次出征,行诗曾央求胖虎多次,无奈胖虎重任在身,深恐照顾不及,危及公主安全,便一再推脱。却没想,行诗竟然化作骑士潜入军中。
见事已至此,胖虎苦笑不得,在众军士面前,他不得不用一种威严的口气命令:“你今后就在我左右,不得离开半步,否则立即迁回!以违抗军令论处。”
待得行军途中,胖虎将自己的紫色虎牙军徽挂在对方马脖:“此徽如见本人,带上它,不会有人敢惹你!”
 
 
3.
 
QAQ和帆帆躲在松树上,经过上次风波,他俩明显安分了很多。
最近盟里有苏夕和凉凉两位伤员,为了安全,两个小鬼主动请缨,担任斥候,一旦发现风吹草动,就及时发信示警。
QAQ没等多久,就看到了胖虎的部队,正犹豫着是否报警,却听见队伍中有人吹起激越的长号,却不是常见的攻击号角。
一个声音大声唤道:“奉国王旨意,此处将被拆迁,征用,补偿优厚,QZM联盟所有人前来报道,商议赔付事宜。”
利用征地、拆迁捉拿UU这个主意,是胖虎想好的计策,若论武力,他自然能攻下这里,但战端一开,情形混乱,能否找到UU难度自不必说。而搬迁征地,由于补偿优厚,且按照人数发放,QZM联盟必定将竭尽所能地报上人数,以便多获得些赔偿,届时他就能以谈判之名,逐户盘查,顺利完成使命。至于是否真的拆迁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好事啊!简直天上掉下了馅饼,QAQ心中暗喜,早先也有一些小盟因为王盟布阵开发需要,被征用土地,都赔偿甚多,有的甚至还发了财,在新分配地盘上发展得如火如荼,想不到这次轮到QZM联盟了,那还不好好坐地起价,猛宰一刀,反正王盟多得是财物!
“我是QZM联盟的!”QAQ再三确认对方的身份后,自己跳下树来,鬼灵精怪的他让帆帆留在树上,一旦情形有变,还能及时报警。
“怎么?QZM联盟现在只剩下小鬼当家了吗?”胖虎看着一脸稚气却故作成熟的QAQ友好地打着招呼。
“怎么?王盟的骑士团里也开始有女人了吗?”眼尖的QAQ不甘示弱地反唇相讥。
行诗欢快的笑声颇有感染力,“那就有请尊敬的先生为我们带路如何?”
“我要先确认一下你们的身份。”QAQ煞有介事地走上前,“果然王盟骏马,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高大的马,我能摸一下吗?”
不待胖虎同意,他拍着金色的马鞍,忽道:“难道胖虎将军居然是女的?”显然他看到了胖虎的虎牙军徽在行诗那匹马上。
胖虎和行诗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三人前面带路,一路说笑着行至QZM联盟,一些联盟成员见状开始向他们聚拢。
QAQ热情地说:“我去帮你喊人啊!”便一溜烟地消失了。
 
BABY、花意、老干妈三人,这两天忙坏了。
为了避免不必要麻烦,BABY没让UU出现在苏夕面前,他和花意心中芥蒂方解,虽然照料工作辛苦,却是没有过的畅快。
此刻,他和花意正在看护凉凉,他伤得最重,一直昏睡。
QAQ钻进帐篷,喜上眉梢地说明王盟来意,又从怀里掏出一卷画轴:“我趁那胖虎留神行诗之际,从他行囊内拿的,你们看值钱不?”
“连胖虎的东西也敢偷?”BABY笑骂着接过画轴打开,脸色顿时变得阴暗起来。
那画卷上分明画着UU的头像。
 
“不好!”胖虎突然发现画轴不见了,冷汗顿时冒出,立刻下令,“包围此地,不要放过任何一人!”
“大将军,你的画在这里,”QAQ举着画轴,纵马而来,“你方才掉在地上,我捡到,正在寻你。”
胖虎正在狐疑之际,QAQ不给他思考时间似地紧忙道,“画中女子我知道在哪里!”
“在哪?”胖虎
“跟我来。”QAQ带着胖虎一行直奔苏夕居住的帐篷。(苏夕所在的MS3联盟也是王盟成员,断不会引起麻烦)
 
在地下的密道中,BABY举着火把,和UU一起快速地前行。
“我们这是要去哪?”UU好奇地问。
“我带你去周游世界!”BABY大声地回应。
 
(全文暂完)
 

 

个性签名
很喜欢的游戏
#13
發表於 2018-10-30 19:30:01 | 只看该作者

王国纪元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----------糖糖





多少年后,讲故事的人,得不到事实和真相,

他(她)只能相信美好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----小米(Mnn联盟)
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1.



7Ya联盟的城堡在无数雄浑的方型大理石基上拔地而起,宫墙厚重巍峨,殿宇气势恢宏,尽显王者之风,几顶如童话般的梦幻塔楼直耸云霄,傲然屹立,分别由联盟身份最尊贵的王侯居住。

拂晓时分,晴朗又寒凉。

糖糖走到露台,倚栏远望,她穿着薄薄的白色亚麻罩衫,轻风中荡起层层波纹,霞光在她身上泛起迷人的光晕,惊若天人。

在昨晚的欢迎晚宴上,她风采夺目,气势如虹,终于折服了所有的王公大臣。

记得当晚,lonelybo9坐在可以容纳36人同时聚餐的椭圆形餐桌正位,他用黄金制作的勺子轻轻地敲打着席前的葡萄酒杯,让大家安静。

“亲爱的克瑞丝,我这的宴会如何?”lonlybo9的神态颇为自得,他对这次晚宴十分满意,御厨没敢违背他严苛的命令,他们的确做到了最奢华的餐具,最精美的食物,最香醇的美酒。其中某些珍馐美味他自己都是头次吃到。

糖糖如今的名字叫克瑞斯,这也是她和lonlybo9约定好的秘密,她头发编成许多精致的彩色圆环,像是长满了华丽的蘑菇,身着银色流苏的裹身礼裙,风采迷人。这种穿戴笨拙的长裙由光滑的丝绸布做成,先要缠在腰间,再从腋下绕过后背到另一侧肩上,再像裹婴儿一般将全身包裹,却还要将流苏分层排列在身上,只留小腿露出,这服装一旦穿上,就只能碎步蹒跚,保持仪态,向来只有王后才能穿这样的礼服,因此她一出场,便引起了众多王公们对这一陌生女子的纷纷揣测。

真是天生尤物!就是用一个麻袋挖个洞,套在她头上,也是美极,lonlybo9心中暗想,眼神却故作轻松地期待着糖糖的点评。
糖糖轻笑道:“比起您伟大纯洁的情谊,这美食佳肴还是不及万一。”她的开场白首先引得众人一片好感。

“单就食物而言,晚宴的头盘营养汤是鹧鸪肉汤,固然鲜美,却应该用只有两个月的雏鸟才没有腥气;芝麻三文鱼的肉配绿色生菜,其中的芝麻不够饱满,香气寡淡了许多;柠檬萨芭雍里面的白兰地要用樱桃酿造的才是最佳,更不要说牛肉配节瓜居然用的不是牛柳,软嫩明显不足,至于迷迭香汁番茄彩椒…”糖糖看到lonlybo9的脸色越发难看,他垂目低首,伸出左掌,做出乞饶的动作,便话锋一转,“但那些都是亡国之君干的奢靡之事,您乃英明圣主,自不可与此相比。”

“正该如此!”lonlybo9好不容易找到台阶下,尴尬之中急忙转移话题,“你如何看待402王国情势?”

“402王国初立,人员鼎沸,联盟众多,本是一片大好河山,”糖糖不无遗憾地说,“但AX6联盟当道之时,横虐四方,欺压弱小,动辄屠盟,导致王国战事频发,人心涣散,人数急剧减少,此乃国之大患。”

lonlybo9点头,“你有何良策?”

“如今,AX6联盟彻底被击败,正当外修盟好,内练研发,修生养息,藏富于民,方为国策;如今各盟关系错综复杂,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,当以和为主,无为而治。至于王国内小规模的抢劫活动,不必深究,所谓忘战必忧,让将士们保持适度的紧张感也是很有必要的。”

真是不可思议的女人!lonlybo9不禁被对方展示的真知灼见折服,“不知我美好诚挚的善意能不能留下尊贵的您。”

“我来这里,本就是给您送礼物的。”糖糖目光充满情意般看着lonlybo9。

“什么礼物?”

“送您一顶白礼帽。”糖糖娓娓轻语。

“白礼帽?”lonlybo9思忖片刻,终于不顾礼仪地放声大笑,“哈哈,我本为王,再加一个白礼帽,那就是皇了!哈哈哈,皇帝!----我喜欢这个称号。”



一阵军马的躁动声将糖糖从遐思中带回现实。

城门大开,胖虎将军带领着骑兵部队鱼贯而出,城外聚集了无数连夜征召来的民工,按照要求,他们正在建构一座“法老迷情”的外城,那里将有王国最好的欺诈师和从诡异森林召唤的小恶魔负责研发,未来的传奇魔炮、射手军团将在这里诞生。

运送石木材料的民工们见到骑兵,自觉闪出一条通道,胖虎率领的是清一色的黑甲精骑,为了民工安全,他刻意放慢了行军速度,小心翼翼地穿行。

待至旷野,胖虎做了个整队的手势,十几面绣有猛狮盟徽标记的战旗立刻高举,队伍排成两列,人马吐气如烟,他轻喝一声,率队纵马疾奔,一时间只听得蹄声喘急,溅得路上白露飞舞如雾。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  2.



    QZM联盟的人逐渐喜欢上这个散发着异域风情的少女了。

天刚亮,UU便和老干妈一起,为联盟准备一种新鲜的食物——熟奶酪,她戴着白色的水獭皮帽,穿着崭新的獐皮袄,下摆是红、蓝、绿纹呢子裙,袖边镶着一圈红彩式氆氇(一种羊毛编制的纺织物),领口和裙边则是金钱豹皮纹,俨然一副高原牧民的装束,满脸皱纹的老干妈和UU将做好的酸奶倒在煤火炉上的铁桶中,小火加热,用木勺不停搅拌,只需等水分耗干,再放置到木格中,晾干,美味醇香的熟奶酪便大功告成了,温暖的帐篷里不时传来UU的笑声。

“现在她和咱们也没什么两样。”BABY在和花意正在附近不远处搭着木架,他和花意要为UU做一个新的毡房。

“她终究不属于这里。”花意好意的提醒在BABY听来却有几分刺耳。自从“月精灵短笛”事件以来,BABY总觉得和花意之间有某种隔阂,是那种情敌之间才有的情绪,虽然这并未影响到两人的友谊,但某种程度上,却让BABY心中烦闷。

必须要把事情说清楚,以免更大的误解和伤害,他这样想到,便开门见山又试探性地说:“要是能有一个这样的老婆也不错呢。”

花意吃惊地看着BABY,显然没想到对方说得这么直接,“她太娇弱了,像温室的花朵,固然很美,却无法在这里长期呆下去。”

“难道你不喜欢吗?”BABY盯紧花意的双眸。

       花意像是勾起了心事,眼神变得遥远,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倩影,“我自然有喜欢的,却不是她。”
    远处的花草随风低腰,一个英姿飒爽的骑士出现在视线当中。

花意揉了揉双眼,才发觉不是自己的幻觉。

苏夕一身铠甲,纵马轻跑,直奔而来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“女武神,别来无恙,”花意心神荡漾地迎上去,他注意到苏夕马上还爬伏一伤者,相必是她抓的俘虏,“你可是来讨要金币的吗?”

“你们可将金币准备好了吗?”苏夕笑道,脸色苍白,话毕,一头从马上栽下。

“我受伤了,”苏夕在被花意及时接住后,气息喘弱,“马上还有一人,你们盟的凉凉。”

待将苏夕晚些,众人在她口中知晓发生了什么。原来盟主M4和凉凉出去参加猎魔盟的车队,巧遇苏夕,相谈甚欢,便约来一同回盟,却不料遇到BLACK DAY,三人实力不足,只能放手,但BLACK DAY不知用的什么武器,在魔盾护身的情况下,依然能够攻击他们。凉凉重伤,苏夕和M4也相继受伤,M4故意辱骂BLACK DAY让他追击自己,苏夕这才将凉凉安全带回QZM联盟。

“BLACK DAY真是可恶!”花意怒骂道。

“哎呦,”老干妈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多了,“这下咱们这里更要忙了,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伤员。”

“恐怕我们这里会越来越不安全了。”BABY不无忧虑地说道。



胖虎突然叫停了部队。

经过长途的奔袭,他已经绕过雪山,到达QZM联盟附近。

他策马走向队中,马鞭指着其中一位骑士,怒喝道:“你出来!”

“还是被你发现了。”一阵清丽的笑声传来,一名化装成骑士的女子从队列中缓缓走出。行诗,M9L联盟的公主,派到7YA联盟的贵宾。为确保友盟的牢固,结盟各方互派重要王室成员,名为贵宾,实为人质。但这个行诗自幼精通礼乐,加上能言善辩,温柔贤美,深得众人喜爱,在7Ya联盟一直受到厚待,这个公主对行军打仗情有独钟,和胖虎、土豆等大将尤为交好,经常向他们请教战事,在胖虎眼里,她将来必能成为贤明女王。

此次出征,行诗曾央求胖虎多次,无奈胖虎重任在身,深恐照顾不及,危及公主安全,便一再推脱。却没想,行诗竟然化作骑士潜入军中。

见事已至此,胖虎苦笑不得,在众军士面前,他不得不用一种威严的口气命令:“你今后就在我左右,不得离开半步,否则立即迁回!以违抗军令论处。”

待得行军途中,胖虎将自己的紫色虎牙军徽挂在对方马脖:“此徽如见本人,带上它,不会有人敢惹你!”





3.

        QAQ和帆帆躲在松树上,经过上次风波,他俩明显安分了很多。

最近盟里有苏夕和凉凉两位伤员,为了安全,两个小鬼主动请缨,担任斥候,一旦发现风吹草动,就及时发信示警。

QAQ没等多久,就看到了胖虎的部队,正犹豫着是否报警,却听见队伍中有人吹起激越的长号,却不是常见的攻击号角。

一个声音大声唤道:“奉国王旨意,此处将被拆迁,征用,补偿优厚,QZM联盟所有人前来报道,商议赔付事宜。”

利用征地、拆迁捉拿UU这个主意,是胖虎想好的计策,若论武力,他自然能攻下这里,但战端一开,情形混乱,能否找到UU难度自不必说。而搬迁征地,由于补偿优厚,且按照人数发放,QZM联盟必定将竭尽所能地报上人数,以便多获得些赔偿,届时他就能以谈判之名,逐户盘查,顺利完成使命。至于是否真的拆迁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好事啊!简直天上掉下了馅饼,QAQ心中暗喜,早先也有一些小盟因为王盟布阵开发需要,被征用土地,都赔偿甚多,有的甚至还发了财,在新分配地盘上发展得如火如荼,想不到这次轮到QZM联盟了,那还不好好坐地起价,猛宰一刀,反正王盟多得是财物!

“我是QZM联盟的!”QAQ再三确认对方的身份后,自己跳下树来,鬼灵精怪的他让帆帆留在树上,一旦情形有变,还能及时报警。

“怎么?QZM联盟现在只剩下小鬼当家了吗?”胖虎看着一脸稚气却故作成熟的QAQ友好地打着招呼。

“怎么?王盟的骑士团里也开始有女人了吗?”眼尖的QAQ不甘示弱地反唇相讥。

行诗欢快的笑声颇有感染力,“那就有请尊敬的先生为我们带路如何?”

“我要先确认一下你们的身份。”QAQ煞有介事地走上前,“果然王盟骏马,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高大的马,我能摸一下吗?”

不待胖虎同意,他拍着金色的马鞍,忽道:“难道胖虎将军居然是女的?”显然他看到了胖虎的虎牙军徽在行诗那匹马上。

胖虎和行诗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三人前面带路,一路说笑着行至QZM联盟,一些联盟成员见状开始向他们聚拢。

QAQ热情地说:“我去帮你喊人啊!”便一溜烟地消失了。



BABY、花意、老干妈三人,这两天忙坏了。

为了避免不必要麻烦,BABY没让UU出现在苏夕面前,他和花意心中芥蒂方解,虽然照料工作辛苦,却是没有过的畅快。

此刻,他和花意正在看护凉凉,他伤得最重,一直昏睡。

QAQ钻进帐篷,喜上眉梢地说明王盟来意,又从怀里掏出一卷画轴:“我趁那胖虎留神行诗之际,从他行囊内拿的,你们看值钱不?”

“连胖虎的东西也敢偷?”BABY笑骂着接过画轴打开,脸色顿时变得阴暗起来。

那画卷上分明画着UU的头像。



“不好!”胖虎突然发现画轴不见了,冷汗顿时冒出,立刻下令,“包围此地,不要放过任何一人!”

“大将军,你的画在这里,”QAQ举着画轴,纵马而来,“你方才掉在地上,我捡到,正在寻你。”

胖虎正在狐疑之际,QAQ不给他思考时间似地紧忙道,“画中女子我知道在哪里!”

“在哪?”胖虎

“跟我来。”QAQ带着胖虎一行直奔苏夕居住的帐篷。(苏夕所在的MS3联盟也是王盟成员,断不会引起麻烦)



在地下的密道中,BABY举着火把,和UU一起快速地前行。

“我们这是要去哪?”UU好奇地问。

“我带你去周游世界!”BABY大声地回应。

(暂完,下一部~陈陈女王)

个性签名
#14
發表於 2018-11-01 10:38:48 | 只看该作者
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国纪元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陈陈     
 
 
1.
 
 402王国,保护期还剩15……
 7Ya联盟,弦月风暴要塞。
凛冽的硕风竭尽全力地挤进浓密的楠木林,它残存的气力只摘下一片黄叶,那黄叶犹如蝴蝶般在空中不规则地飘飞,最后轻落在绿盈的湖面,将那湖中的倩影微荡成一片模糊。
陈陈,7Ya的王后,孑然桥边,痴望湖水,脸边泪痕犹在。这片湖是她和lonlybo9初会的地方,那高耸的林木、芳香的花草、浪漫的弦月见证了他俩爱的誓言。而现在,只有一个被爱情折磨得快要崩溃的女人在无声垂泣。
她居然穿着王后才能穿的礼服!陈陈一想到那晚糖糖的礼服心头便涌上无边酸楚,忿忿难安。
你的唇如薄荷糖一样清新,你的笑带着迷迭香的味道,我温柔美丽的爱人,在你身边,我是多么的幸福……
这些lonlybo9以前说给自己的情话至今想起来还会让她心跳不已,她是多么的爱lonlybo9,爱他的聪明睿智,爱他的蜜语甜言,在她眼里,lonlybo9就是他的一切!
但自从lonlybo9当上国王后,一切都改变了!
他看她的眼神再也不像先前清澈,和她说话仿佛在例行公事,再也感受不到情人的温暖,她也试着说服自己,国王公务繁忙,压力重重,就算是偶尔有一些绯闻,也不过是逢场作戏,排解压力,算不得什么!哪个有权势的男人能在如过江之鲫的裙子面前把持得住?只要心还在她这里就行。
lonlybo9的心还在她这里吗?
“姐姐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,陈陈循声望去,只见苏夕向她雀跃跑来,她身后,脖子犹如斗牛般粗壮的胖虎将军带着一丝尴尬的神情站在远处,显然是不愿打扰她们姐妹的会面。
胖虎先后两次抓捕UU失利,生怕lonlybo9怪罪,因此他一路对苏夕悉心照顾,竭尽所能,苏夕本是轻伤,与行诗合乘一车,俩人对军事志趣相投,相见恨晚,一路欢声笑语,待回到王城,伤已痊愈,胖虎没有直接见lonlybo9,径先带苏夕见陈陈,期望陈陈能够在和苏夕姐妹相逢的喜悦下为自己美言几句,减轻责罚。
“你不开心?”苏夕敏感的意识到陈陈有些异样,“lonlybo9欺负你了?”身为王后,万民敬仰,除了lonlybo9还会有谁能惹姐姐不悦。
陈陈本想说,没有,不要胡思乱想。但心里的摒抑的悲伤却在见到亲人后无法控制,她紧紧地将苏夕拥入怀中,百感交集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 苏夕端详着陈陈,素知这个姐姐温柔顺良,凡事爱憋在心里,杏眼圆睁怒道:“lonlybo9他人在哪里!”
 
一阵急促的铃铛响起。
lonlybo9从洁白柔美轻纱帐内露出脸,一副气急神情。这件密室装潢考究,铁木的大床,温暖的壁炉,密室外门挂有圣徒油画,密封严谨,可以隔断所有声音,平日看去和普通宫墙并无二致,只有几个内臣才知其中玄机。
他极不情愿嘟囔着,拧动床头柜中一个木马模型,那厚重的紫檀木门闪出一个小孔,一个尖利中带着恐慌的声音传来:“陛下,BLACK DAY杀到城下了!”
蓝天高处,一只烈鹰盘旋,渐黄的枯草告别夏日的热情挽留,在寒风的拥抱中海浪般风气云涌。
BLACK DAY一人站在联盟的王城高墙之外,他的战马刺猬般插满弓箭仆倒在地,汩汩流出的鲜血贪婪地亲吻着大地,形成一朵诡异的红花。
他一人单骑来到王城下,已经经历了无数的战斗,不论是单挑还是群殴,他没有后退一步。
也许犹豫,也许彷徨,甚至恐惧,但从不退缩。
这就是BLACK DAY
 
lonlybo9!”BLACK DAY看到城墙上那熟悉的身影后,高声怒吼,“AX67Ya相斗甚久,双方死伤无数,你若还有血性,就和我一对一的决战,你若胜,我愿俯首称臣,你若败,还请撤销我奴隶的头衔。你若不答应,我保证7Ya联盟永无宁日!”
“匹夫,”lonlybo9望着身边的众臣,脸上露出不屑一顾的嘲弄神情,“真是匹夫,王国争斗比的是综合国力及团队协作,怎能如市井无赖般械斗!”
“他的要求似乎也不算过分!” lonlybo9听见身后有人耳语,闻声怒目而视,那说话之人立刻低头不语。
“可敢与我一战!”BLACK DAY继续呼喊。
lonlybo9转过身,微笑着看着BLACK DAY,做了一个手势,那白色的魔法盾徐徐开启,将BLACK DAY不绝于耳的怒骂隔绝在外。
BLACK DAY眼见对方护盾开启,双手飞翼般展开,一声低吼,一个巨大的黑影从背上闪电般掠出,直扑魔法盾,接着一道幽冷的寒光刺过魔法盾,没入lonlybo9的身体。
lonlybo9只觉体内传来一阵剧痛,肺腑撕裂般扭曲在一起,他用脑中的最后一点神明叫道:“我被打中胳膊了!”便昏了过去。




2.


当陈陈和胖虎一行闻讯赶到lonlybo9的卧室时,看到是满屋忙碌的医官和内侍,面无血色的lonlybo9仿佛沉睡般躺在病榻。
“陛下命保住了,但能否醒来,尚未可知。”医官的一话刚说完,陈陈的眼泪便夺眶而出。
“我去找BLACK DAY算账!”苏夕新仇旧恨涌上心头,却被胖虎牢牢地拉住胳膊。
“请恕在下失礼!”胖虎说道,“这事交给我来。”
“你有什么打算。”苏夕气恼地问道。
“陛下昏倒前,故意说伤在胳膊上,就是不想让三军得知他的伤情,动摇军心,这伤口我已看过,是契约魔物召魂使者的灵魂收割法术所伤,魔法盾只对物理伤害有防御作用,却无法防御法术攻击。”
“那就任BALCK DAY胡作非为吗?”
“我和他势均力敌,就算他有法术,我也不惧,”胖虎面有忧虑地说,“这种魔法攻击,我军尚未见过,我若出战,短时难分胜负,深恐军心不稳。陛下若能犒劳军士,自然最好,只是眼下陛下的身体……”他说完,便将目光放到陈陈身上。
陈陈仿佛未听到他二人言语,神情悲切,用手轻抚lonlybo9的面颊,喃喃自语,“你会好起来的,你会好起来的……
胖虎觉得此刻去要求这个正在承受痛苦的女人是多么的残忍,便不再多言。
陈陈将lonlybo9身上的天鹅绒被整理了一下说:“胖虎将军不用忧虑,我去慰军。”
她走出房门,又回首望lonlybo9的,轻语道:“你躺在这里,至少我不用在天天担心你都去哪了?”
 
“妈的!疼死我了!”一名士兵惨叫着被抬进了医疗所,他的鲜血已将担架染成红。几名身上血迹斑斑的心灵医者手忙脚乱地将他放在狭窄的救护床上,有的止血,有的将矿石、木材、水晶混合的药剂喷洒在他伤口。
“救救我。”医疗所已经人满为患,一些来不到救治的士兵躺在地上发出痛苦地哀号,平日整洁宽敞的医疗所一时间变成了人间炼狱。
“我一定要死了,天那,谁能帮帮我。”
“快给我一刀,让我痛快地死吧!”一名伤兵剧痛中有些丧失了理智,重重低踢在身旁的心灵医者腹部,那医者呻吟着倒在地上。
“你们是国王英勇的士兵,请相信我们,会把你们治好的。此刻正是你们展示勇气的时候”有心灵医者企图唤起大家的信心。
“去他妈的国王,他有美丽的王后和无数美女作伴,我们又没有。”那士兵嘴里不断地骂着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疼痛减轻些,“我要睡王后!我要睡她,哈哈….
士兵的叫声戛然而止,他看见王后陈陈走进了医疗所,胖虎在他身后跟随,铁沉脸色,那士兵几乎忘记疼痛般傻傻地看着陈陈,整个医疗所鸦雀无声。
那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吗?
陈陈神色安静地走到那咒骂的士兵面前,看到他有一些鲜血渗出了绷带,便从心灵医者手中拿过一卷,在那士兵震讶的目光中,为他徐徐缠好。然后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,走到另外一个伤兵面前。
那士兵突然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波涛,万语千言在嘴中激荡,最终化成一句简短的呼叫:“女王万岁!”
“女王万岁!”医疗所的士兵开始齐声高喊。
“女王万岁!”胖虎不禁动容,攥起右拳和士兵们一起向上挥动。
“女王万岁!”城墙上驻守的士兵加入了呐喊。
这激扬的声音最终响彻了整个王城。
 

个性签名
很喜欢的游戏
#15
發表於 2018-11-03 18:48:34 | 只看该作者

期待精彩继续

个性签名